子疏

摩肩人步履匆匆,多少相遇能有始有终。

【DHD/GS】lumos(荧光闪烁)01

summary:一代救世主生日前夜百感交集,堂堂大少爷被误认为小女生为哪般!深夜法国,女学霸突遭灵异事件!(不我脑子有坑。

前文请戳:序章

注:【】内为古英文/古魔文,是萨拉查写的。赫敏暂时看不懂。做个区分。

 

01.

赫敏是在一个傍晚接到罗恩的电话的。

那时候她正在收拾东西,书铺的满地都是——他们一家正准备去法国旅行。夕阳静默地挂在城市的边缘,橘黄的霞光被窗框切割得无比齐整,像是精致的丝织台布斜斜地铺满了书桌,照得课本上的烫金书名熠熠生辉。深红的云霭漫天铺洒,缓缓地涌动翻滚着,固执地掩盖住下面一层深海的蓝色和苍白而稀疏的星星。看来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她开心地想。这样的一个日暮,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格兰芬多休息室里跳跃的温暖的炉火,哈利,和她,和某个有着和烈火一样鲜艳发色的小男孩,在这样的明亮中笑闹,或者急急忙忙地写着论文。

“亲爱的,你方便现在接个电话吗?你的小同学显然不是很明白电话怎么使用。”鬈发的中年女性敲了敲门,语气中带着几分温和的笑意。

“好吧,一定是罗恩。”赫敏“啪”地一声合上膝上的书,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生气的想法,反而是下意识地松了口气,有种“终于来了”的感觉。

他要是不闯祸就不是罗恩了。

这么想着,赫敏撇了撇嘴,拖着不那么合脚的拖鞋,嗒嗒地跑下楼,从父亲手里接过了电话。

“喂?”

“赫……敏……是……你……吗……?”

电话里传来了一阵模糊不清的气音,飘飘忽忽像是整个霍格沃茨的幽灵被施了禁言咒,四处穿梭。赫敏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狠狠地跳动了几下。

很显然韦斯莱先生并不精通使用电话,或者至少没有教会他的儿子……真心希望他没有给哈利添什么麻烦。

赫敏捏着电话,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地使自己听上去不那么咄咄逼人。

“罗恩,拜托声音大点。”

“这……样?”

好吧,纯血的巫师确实是个神奇的群种,这简直连生活能力十级伤残都不如。赫敏由衷地升起了一股怜悯之情。

“再大点,没有关系的。”

“这样可以了吗?”

谢天谢地,他的音量终于正常了!

“嗯,能听清了。”她点了点头,笑了一下,“看来你还不算笨到无可救药。”

“至少比马尔福好。”罗恩小声地嘀咕了一句,随即沮丧起来。

“赫敏……你别给哈利打电话了。”

“你打过了?然后被他的姨夫咆哮了一阵?”

“……嗯。”

赫敏几乎能想象出红毛的狮子幼崽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又张口结舌,垂头丧气得五官都皱在一起的模样。

她叹了口气:“可怜的哈利,希望德思礼一家没有把他怎么样。”

罗恩的声音听起来越发愧疚:“对不起。”

“你又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你最好道个歉,他会理解的。但是看样子我也不适合再打电话了。”

“好吧,我会猫头鹰他的。”

“记得在晚上寄。”

电话里很快传来了一阵忙音,赫敏只好将电话放回机座上。她实在不能确信罗恩有没有听到她最后的忠告,如果没有——天哪。

赫敏望向窗外。不过一个电话功夫,深沉的夜幕已经遮住了大半的天空。

她想象了一下在德思礼一家享用早餐时忽然从窗口飞进一只猫头鹰的情形,立刻对好友的处境感到担忧。如果真的这样的话,别的不说,至少整个上午哈利又要饿肚子了。

他也许会期待一份有意思的生日礼物……魁地奇相关?但是她并不是很了解这个。

心不在焉地想着,格兰杰小姐又往旅行箱里塞了几本书。

 

赫敏是对的。哈利的这个暑假依然只有“漫长”和“痛苦”两个主题词。

深夜的女贞路静悄悄的,除了德思礼一家此起彼伏的鼾声,哈利什么都听不到。

一个小时前他十三岁了,而陪伴他的只有灯光与月光。也许还能算上该死的《魔法史》和羊皮纸。没有蛋糕,没有礼物——他很早就学会了不去期待这些。哈利这么想着,慢慢翻下床。地板有些凉,他的脚条件反射地瑟缩了一下。

哈利蹑手蹑脚的走到窗前,尽可能慢地打开窗户,但是有些年头的窗轴还是发出了“吱呀”一声响,在这个沉寂的夜里格外刺耳。隔壁传来弗农姨夫翻身的声响,他瞬间僵直在原地,连呼吸声都不自觉地放低。

梅林在上,他可千万不要醒来。哈利在心里默默地祈祷。我宁愿去和斯莱特林打交道也不想面对这头肥猪。

梅林确实听到了他的呼唤——弗农姨夫的鼾声又变得有规律起来。

哈利松了一口气,凉爽的夜风吹拂过他的脊背,他发现自己的睡衣已经湿透了。

这真像是霍格沃茨里的一场夜游,但说不清是弗农可怕还是斯内普可怕。他几乎为这个绝妙的比较自嘲地笑了一下。

今晚的月亮格外明亮,皎洁的光辉为街上朦胧的黑影披上了柔软的银纱,细碎的星光却也清晰可辨。

“海德薇。”

哈利轻声地呼唤起来。弗农姨父仍在打鼾,但他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一种强烈的直觉洗刷着他的神经——海德薇一定会回应他。哈利确信自己已经在尽力地控制他的音量了,因为它显得怪异又颤抖。

“海德薇。”

他忍不住又低呼了一遍。

金色的月影里忽然多了一个黑影,他吃了一惊,手下意识地抓紧了窗栓。但是当它飞近了,又有了路灯的照射,他终于能看清那团黑影的全貌——三只猫头鹰!

当哈利怀揣着激动又喜悦的心情拆开包裹,温暖的血液欢呼雀跃着涌向他的四肢百骸,巨大而隐秘的幸福感几乎将他淹没。不论是信、陀螺,有点糟糕的妖怪书,或是那个超级棒的工具箱——梅林知道他有多爱魁地奇!——它们的存在使“生日”对于哈利来说突然变得无比珍贵,黑漆漆的房间都变得可爱起来。这简直是十三年来第一次,比什么都值得欢呼一下。

哈利清楚地知道赫敏是个怎样的姑娘:她认真,刻苦,有点儿唠唠叨叨,喜欢维护规定但是真正放开了比谁都疯(哈利想起女盥洗室里那锅复方汤剂,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咧到耳根的傻笑)。但是要命的是,她希望全世界都和她一样热爱学习,尤其是哈利和罗恩,而不是执着于魁地奇。

过去两年里,哈利从来没有期待过赫敏能够理解男孩子们对于魁地奇近乎偏执的热爱,但他看着这个工具箱,突然骄傲得无以复加:我有全世界最棒的朋友!这对于哈利来说比他到底是不是那个要命的救世主重要得多。

除了那个要命的签名条,哈利觉得今晚已经够美好了。当他在地板上欢欣鼓舞的打了好几个滚,又无声地大喊大叫了一会儿后,困意终于像潮水一样涌上哈利的大脑。哈利揉了揉翡翠色的眼睛,慢吞吞地打着哈欠站起来关窗户。突然他的额头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便是有什么东西撞击地板发出“咚”的一声闷响,伴随着火烧火燎的感觉,简直吓了他一大跳。

好在哈利已经确定无疑地熟悉伤疤疼时要命的反应,以及神秘人不会以为有什么东西能直截了当地在这个晚上砸死救世主。他困惑又恼火地睁开眼睛,目光扫视了一圈,收获了地板上一个可怜巴巴缩成一团的金色飞贼。

哈利叹了口气,弯腰把它捡了起来,仔细端详。它确实是个漂亮精致的金色飞贼,在月色下泛着柔和的光晕,比平时训练用的那个满是划痕的好了不少,哈利立刻喜欢上了它。可惜的是,除了翅膀末端两个精巧的字母“H.P”让他明白这确实是给他的东西——也许可以算是一份礼物,别的什么也没有。

什么都没有。

他将它小心翼翼地搁到枕头下面,闭上眼睛。会是谁送的呢?还不署名。等等,不署名?哈利有些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情人节时那首糟糕的诗,和一个总是结结巴巴红着脸颊,害羞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女孩子。……金妮?

哈利感到有些难为情,却还是忍不住笑了。

好吧,只要不是什么当众的麻烦和乱子,有个暗恋者的感觉其实不错。

 

 

00:00AM 法国

“赫敏,已经很晚了,该睡了。”格兰杰夫人轻柔地拍了拍小女巫的肩。

“我知道妈妈,只是写几句日记而已。晚安。”她踮起脚尖,亲吻了父母的脸颊。

-BEST WISHES FOR MY BEST FRIEND!HAPPYBRITHDAY,HARRY!

赫敏随手合上了笔记本,熄灭了房间的灯。全天的游览确实把她累得不轻,很快就陷入了沉沉的梦乡。

她并没有发现,桌上的笔记上亮起了一道墨绿色的柔光,历史长河里的某个刹那,突然溅起了一朵小水花。

【WHO?】

===tbc===

 

感谢大家读到这里~笔芯。

评论 ( 9 )
热度 ( 35 )

© 子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