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疏

摩肩人步履匆匆,多少相遇能有始有终。

【AM/高考作文押题活动】one thousand years for one word(千年一词

*江苏卷 强行假装扣题了 标题灵感来源雨果
*千年后续 编剧亚x作家梅
*Mona就是Mogana,有记忆,不黑化,知道亚瑟回来【第一亚梅大推手】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必须说……ooc


0.
“他凝视着那片落在掌心的雪花,忽然想起那久远记忆中的惊鸿一瞥。
那个不知名的人说:“最珍贵的魔法是名字。”
那是在他还称得上年轻时,学到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可惜那时候他从来任由它沉睡。而今千年已逝,缱绻于舌根的话再无人应答。
唯一再清楚不过的,那天是初夏。”
1.
颇厚的稿纸已经到了最后一页,莫娜缓缓地放任自己陷进沙发椅里,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她瞪着那个工工整整的“the end”茫然了许久,突然抓起手机娴熟地拨通了一个号码。
“莫娜?你该不会已经看完了吧?”
有些沙哑的男声低低地响起,莫娜拍了拍脸颊,回过神来,恢复了优雅而标准的淑女坐姿:“Emrys!你总是习惯性地低估你的文字的吸引力,就算是最严格的编辑也不能否认它的优秀。但是显而易见的,你又写了个悲剧故事!说真的,我早该从接手你的第一篇文字的时候,就预料到我被频繁骚扰的结局。…‘lady Mona,魔法师先生最近心情不好吗?’……”莫娜拉开抽屉,随手拆了几封读者来信,抑扬顿挫地读了几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吧,我抱歉。”Emrys,或者更贴切的说,梅林,耸了耸肩,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快一些,“听说辞职信已经批准了?旅行愉快。”
“谢谢,但是不能算是辞职,只是给自己放个长假。”莫娜看着时针慢慢划过下班时刻,在梅林看不见的地方微笑着眨了眨眼睛。
“也祝你晚餐愉快,魔法师先生。”
2.
梅林是开着扬声器的,以至于当莫娜挂了电话后,整个房子在一瞬间沉寂了下去。他缓缓地走到落地窗前,望着玻璃上照出的苍老身影,一晃变成了高挑瘦削的青年。
伦敦难得有这样一个好天。他想。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火烧云,天地间融成一片金黄火红的灿烂,。匆匆的行人,鸣笛的车辆,惊扰着安静地栖息在世界上哪个角落里的生灵。偶然漏进室内的几束光张扬地铺陈开,陈旧的铜烛台忽然就折射出焕然一新的光彩。
梅林出神地看着玻璃中折射的一切,踟蹰着等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他的名字,去铺桌布,端晚餐,当然,还要点燃蜡烛,哪怕只是起个装饰作用。然而回头那个片刻,他再一次意识到,即使他尽己所能地复制了卡梅洛王宫里的一切,但永远复制不出那个人。
有着金色头发,蓝眼睛的,皇家菜头。
他的destiny,或是别的什么。
他还在时刻咀嚼美好咀嚼回忆咀嚼梦境,却已经想不起春风一顾时花开的怦然心动。连他自己都惊异于,他竟能一笔一划如此平静地写下冗长的平生,白纸黑字,任由他人一笑而过。
3.
是时候去赴约了。
暗色笼罩上四周,像是约好了似的,街边的灯一刹那亮起。气温低了些许,仍是沉闷的,夹带着扑面而来的水汽无声无息地湿了大衣。
梅林选了一处不那么起眼的街角,从口袋里取出折了两折的字条,一字一句读过去。

国王街,31号魔法时光咖啡厅,2号靠窗位。

落款是Mr. Prince
他的新编辑。
梅林近乎头疼地思考了许久和陌生人见面应当说点什么才能礼貌又不冷场。
说实在的,与其说他习惯了离别,不如说他习惯了接受离别。亚瑟只是个开始,格温,高文,盖乌斯……一切在他生命里曾经留下痕迹的人,一个一个地杀青,留下他一个人流浪在历史里,直到他们称之为记忆的东西化为故事,故事成了传说,唇齿间倾泻而出的只言片语再无人能懂,他一个人演着名为“怀念”的独角戏。
今天他又要告别莫娜,迎来一个新人物。
梅林恐惧改变。但他学会了面对命运缄默,守着无人踏足的房子,点着永远不会熄灭的蜡烛,说着晦涩难懂的中古英语,一年一年地,等一个人回来。如果那个人承认这里,他会很高兴地称之为“家”。
还有一个红灯。
他已经看见了窗前金发男人的背影。梅林顿住脚步,怔然发现在沉寂了数不清的岁月后,他的魔法又一次疯狂地沿着神经与血脉游走,皮肤下四窜的金色纹路,像是一场旷世的舞会。
梅林抬起头,撞入一双澄澈的蓝眸。玻璃那边的他嘴角含着明快的笑意,薄唇开合间两个分明的音节,在盛大的黄昏里穿过无尽的岁月与人海,冲破无数个艰难入睡的梦,炸开在耳边。


“Merlin.”



THE END.
感谢诸君读到这里。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子疏 | Powered by LOFTER